weixin

招生就业

当前位置 :利来国际官网平台 > 招生就业 > 就业信息 >

新职业与新就业:特点、影响及对策

作者: admin 时间: 2020-06-29 07:25 点击:

  近年来,伴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经济蓬勃发展催生出各种新兴职业和新型就业方式,成为就业重要渠道,从而对城市的人口、人才、教育、社保、就业等领域的管理服务和政策支持提出了新挑战。

  2019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收录了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云计算工程技术人员、数字化管理师、建筑信息模型技术员、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无人机驾驶员、农业经理人、物联网安装调试员、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等13个新职业。这些新职业,属于从业人员达到一定数量规模,并具有较清晰职业内涵定义和工作要求的,除此之外,还存在着大量尚未收录进职业分类大典的新兴职业。《新华每日电讯》曾在2017年开设专栏,介绍了陪跑师、收纳师、酒店试睡员、私人旅行线路定制师等一批新兴职业。新兴职业大量涌现,呈现出以下明显趋势和特点:

  从分布领域来看,主要集中在以数字经济为代表的新经济领域。一是新技术领域,如,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实现产业化应用的高新技术领域;二是新产业领域,如工业机器人、数字化和信息化管理等传统产业智能化升级领域;三是新业态、新模式领域,主要是顺应消费升级需求,个性化、特色化的家政、旅游、养老、健身等服务业领域。新兴职业已经成为我国促进就业的重要渠道,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和就业白皮书(2018年)》,2017年我国数字经济领域就业人数达1.7亿人,占当年总就业人数超过1/5,占当年新增就业超过四成。

  从核心职业素养来看,新兴职业对数字素养的要求最为突出。新兴职业要么直接来源于数字经济发展,要么依托数字经济发展来实现传统制造业、服务业转型升级。因此,未来劳动者必然是人人皆需具备数字素养,国家发改委《关于发展数字经济稳定并扩大就业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要进一步提高国民数字素养,力争到2025年达到发达国家平均水平。

  从薪资和就业情况来看,新兴职业大多属于人才缺口大的高薪职业。新公布的13个新兴职业的年薪基本都在25万元以上,并且这些新职业的人才缺口都在100万以上。据《人民日报》和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的数字化转型:人才与就业》,中国人工智能人才缺口超500万,供求比例达1:10;大数据领域人才缺口150万,到2025年将达到200万。

  从未来趋势来看,机器换人和就业向服务业领域转移是大势所趋。世界经济论坛发布《2018年未来就业报告》预测,到2022年机器承担的劳动总任务小时将从现在的29%上升到42%,从而消灭掉7500万个职位,与此同时,也将新增1.3亿个职位,主要是技术性岗位,包括数据分析师和科学家等,以及明显需要“人类技能”的职位,如服务业领域岗位。我国就业向第三产业转移也很明显,2015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与1999年版相比,第二产业减少了24个小类、526个职业,第三产业增加了11个小类、81个职业;2017年,我国第三产业就业人数占比为44.9%,超过第二产业16.8个百分点。

  新兴职业的“新”,不仅在于新的职业内涵,也体现为新的就业形式、雇佣关系和就业心态等。

  数字经济的发展,使得只要具备网络基础设施的地方,就可以开展电子商务、大数据以及网络直播、知识付费等业务,新兴职业对地域、城市、交通等因素的依赖性明显降低,从而削弱了大城市在就业中的优势地位和吸引力。中小城市房价低、原材料成本低、人员工资低等营商成本低的优势越来越凸显,企业和就业机会逐渐向中西部地区迁移和中小城市下沉。例如,领英发布的《中国新兴职业报告》显示,2013-2017年,成都、西安、武汉等二线城市对新兴职业人才的吸引力逐步提升,新媒体运营、前端开发工程师、算法工程师、UI设计师和数据分析师等人才的增长率远超北上广深;阿里研究院《中国淘宝村研究报告(2018)》显示,2018年全国淘宝村(镇)达3565个,年销售额超过2200亿元,带动就业机会数量超过180万个。

  很多新兴职业具有任务碎片化、工作弹性化特点,给劳动者提供了更多在空闲、零散时间兼职工作的机会,越来越多的“90”后成为兼职多份工作和拥有多重身份的“斜杠青年”。美团《城市新青年:2018外卖骑手就业报告》显示,2018年,美团有270多万送餐员,35%送餐员为兼职,包括企事业员工、小业主等;国家信息中心《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9)》显示,2018年我国共享经济服务提供者大约为7500万,绝大多数为兼职。

  例如,外卖送餐员、代驾、网约车司机、平台主播、短视频作者等与平台之间,无论在工作形式、报酬支付、管理规则上都有别于传统企业,更多的是一种合作关系而非雇佣关系,无法按照现行劳动法规定纳入劳动关系进行管理和规范。

  随着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和就业心态也有了很大转变,“90”后更多地把工作看作是实现自我价值的方式而不仅仅是谋生手段,更加重视生活与工作的平衡,相比薪资待遇,新一代求职者更看重工作本身是否吸引自己、工作环境氛围是否轻松自由。996工作模式受到抨击,“求职时不问工资却关心有无健身房下午茶”,正是这种就业观念的反映。猎聘网《2019年人才前景趋势大数据报告》显示,2018年杭州最能留住人,北京首次出现人才净流出,高昂的房价和生活成本、落户难、异地子女高考、环境问题等是导致北京人才流出的主要原因。

  新职业新就业的主要群体是青年,各地“抢人”的主要对象也是青年。就宁波而言,新职业新就业带来的直接挑战突出表现在“抢人”难度有所加大。

  1.数字经济的发展为中西部地区提供了大量电子商务类等深受青年人青睐的就业岗位,再加上较低的综合生活成本和故乡亲情等因素,必将吸引大量青年就地就业,人口流出将显著减少。

  2.宁波是制造业大市,新经济发展相对不足,每年新增的就业岗位主要集中在制造业领域,而制造业存在工作环境差、工作内容重复枯燥、工作时间固定等特点,对青年人缺乏吸引力。

  3.“90”后就业心态的变化说明单纯粗暴的“砸钱”抢人模式已经难以奏效。无论政府还是企业,要吸引人口和人才,不仅要提供具有吸引力的岗位条件,还要提供宜居的生活和生态环境。

  1.科技发展要求未来劳动者具备更高素质。世界银行在《2019年世界发展报告:工作性质的变革》中指出,未来劳动者必须具备较高的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等方面综合素养,今后所有类型的工作(包括低技能工作)都要求具有高级认知技能,高级一般性认知技能的价值高于具体工种的技能。

  2.人才培养规律要求劳动者具备更高素质。人才培养有一定的周期和滞后性,无法实现与社会发展需要的实时匹配。未来大量职业都是现在没有并且无法预测的,因此,现在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养出的专业人才,很可能在未来社会已经不需要、而未来社会需要的专业人才现在也无法进行培养。要增强人才培养和社会需要之间的匹配度,就必须把综合素质教育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劳动者只有具备良好的知识和素质储备,才能更好地适应未来社会的发展变化。

  新职业和新就业不断涌现,并越来越占据重要份额,要求政府管理和服务要及时跟进,做出适应性改革和创新。尤其要重点解决以下突出问题:

  1.新就业的社会保障问题。现有社会保障体系主要针对的是企业—职工之间的雇佣关系,对灵活就业人员虽有所规定却并不健全。例如,《社会保险法》只规定灵活就业人员可以自行缴纳养老保险和参加医疗保险,却没有参加失业险和工伤险的规定;同时,灵活就业人员参加社会保障主要以自愿为主,征缴力度弱,导致该群体参加社会保障比例低、受保障水平低。随着新就业中灵活就业的大量出现,上述情况将更加突出,亟待加以规范。人社部数据显示,2018年底全国约有1亿人没有参加养老保险,主要是灵活就业人员、新业态就业人员和中小企业从业人员。

  2.新就业的行业管理问题。比如,网约车司机的诚信、资格审核问题,灵活就业人员超时劳动、工伤认定等问题,平台与网约车司机、送餐员、淘宝店主之间对客户合法权益造成伤害时的责任划分问题等,目前都缺乏明确的规定和规范。

  3.新就业的统计问题。新型就业工作时间、工作形式灵活,流动性强,与平台之间关系松散,往往并无劳动协议和合作协议,从而给就业认定和统计带来一定难度。

  新职业和新就业,是科技发展和产业变革的结果,蕴含着未来劳动就业的发展趋势,也是当前促进就业的重要渠道。关注新职业和新就业,主动顺应趋势规律,先人一步推进改革创新,补短板、强长板,才能更好抢占未来发展先机,持续吸引人口和人才流入,为宁波未来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提高城市生态环境质量。坚持生态优先理念,深入推进生态文明示范创建,打造更优质的蓝天碧水净土,塑造无可替代的生态环境优势;提高城市生活舒适度。全面贯彻包容和以人为本的城市规划、建设和管理理念,加大城市有机更新和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努力打造更具包容性、更加友好型和面向未来的智慧城市;提高城市文化活跃度。推进“书香之城、音乐之城、影视之城”打造,积极承办各类文体活动和赛事,健全促进文化消费的体制机制,以丰富的文化氛围增强城市对青年人群的黏性;加大优质教育和医疗资源等公共服务供给。加大公共服务财政投入,通过合作办学、办医引入更多优质资源,进一步做强宁波在公共服务领域的优势;保持房价稳定。按照房住不炒的要求,加强房地产市场调控和监测,继续保持宁波房价相对稳定、人均工资与房价比相对较高的优势。

  高度重视新经济在促进新旧动能转换、就业创业、补齐服务业短板、吸引青年就业人口等方面的重要作用,按照审慎、包容的原则,大力支持包括共享经济、平台经济、定制经济、体验经济等在内的新经济发展;及时总结《宁波市共享经济发展行动方案》实施后的经验效果,适时出台支持其它新经济业态发展的政策措施;深入调研我市新经济发展现状及存在的突出困难和问题,研究推进相关领域的改革举措,切实解决新经济发展在企业性质认定、融资、创新、税收等方面面临的体制机制障碍,打造有利于新经济发展、有利于创业创新的积极氛围。

  发挥我市职业教育优势,顺应科技产业发展趋势要求,突出以综合素质培养为导向的教育理念,进一步完善面向未来、面向高素质技能人才的职业教育体系;压缩层次较低的中职教育,积极推动普及普通高中教育,适时实行12年义务教育,为下一步的职业教育奠定坚实的知识素质基础和储备;大力发展高职教育,让更多学生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培养更多高层次、高素质人才;及时调整高职和高校专业设置,把职业教育渗透到整个高等教育阶段,既要大力培养社会急需的专业人才,也要适当保持前瞻性,积极促进学科融合;完善在职教育培训体系,调动政府、企业和劳动者三方积极性,加强社会教育资源与企业的衔接,根据企业和社会需求,大力实施在职职工技术技能教育培训,促进职工知识技能的不断迭代更新,弥补学校职业教育滞后的不足。

  积极跟进新职业新就业变革步伐,秉承鼓励支持和规范发展的思路,推进政府相关领域监管服务理念、模式、方法的改革创新。就业统计方面,创新调查统计方法,力求全面准确掌握灵活就业、自由就业等新就业情况;深入开展就业情况监测分析,为政策决策提供科学支撑。社会保障方面,探索完善灵活就业群体的医保、养老、工伤等社会保障制度,明确平台与个人合作方之间在社会保障方面的权利义务,提高依法自觉参加社会保障的积极性。行业管理方面,对新职业尤其是已经纳入职业分类大典的职业,探索制定行业规范,建立行业信用体系,促进新职业规范发展;发挥行业协会作用,推动完善行业工时、劳动保护等标准。劳动权益保护方面,修订现有政策规定,完善劳动关系认定标准;推进工会组织覆盖到新职业新就业全体,简化劳动纠纷法律援助机制。职业评定方面,借鉴上海经验,积极推进新职业职称评价,尤其是对于已经纳入职业分类大典的新职业,要积极探索开展职称评定试点,并进一步畅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社会组织和自由职业者的职称申报渠道。


利来国际官网平台_w66利来国际娱乐平台_利来国际首页